提示: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導致大量書籍錯亂,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感謝您的訪問!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相煎何急【一更求花】》。

在白起看來趙碩此舉實在是太合他的口味了,要知道他可是一怒之下,連覆滅一個族群的事情都做出過,趙碩的舉動同他相比簡直是慈善了太多了。

數百名圣人級別的強者再加上以萬計算的天禽族的精銳人馬如今完全的歸附趙碩,可以說是趙碩已經將天禽族的精華給一網打盡,就算是在留守的人馬當中還有一些強者,但是同這些人相比簡直沒有什么可比性。

當這些被趙碩給降服了天禽族的精銳回歸天禽族之后,為的一名天禽族的族老沒有絲毫的隱瞞將天禽道祖被震殺的消息告訴了眾人,一眾天禽族的人馬聽了這名族老的話之后一個個的都被震住了。

在他們的心目當中,作為天禽族的靠山存在的天禽道祖竟然會被人給震殺,這樣的事情他們從來都沒有想過,但是如今卻是真正的生了,尤其是回來的這些族人一個個的都證實這一點,本來如果只是極少一部分那么說的話還不會有人相信,可是如今所有的族中跟隨天禽道祖一起出戰的歸來的人都異口同聲的證明天禽道祖被震殺,如此一來便由不得他們不相信天禽道祖已經被人給震殺。

知曉這個消息的一瞬間,不少人都被生生的震住,反應過來之后,眾多的天禽族的族人都是驚慌失措不知道該做出什么樣的反應,慢慢的眾人的目光便匯聚到了這些歸來的族中強者的身上。

有句話說的好,天塌了自然有高個頂著,雖然這話有些不負責任,但是在很多時候卻是一個至理名言。

天禽道祖隕落之后,本來還有天禽道祖一脈的諸位殿下在,若是這些殿下當中的任何一個人在的話,憑借著天禽道祖以往的威勢和影響,至少會有一大部分的族人會選擇擁戴一位殿下成為新的族中領頭人,只可惜眾人驚愕的現,但凡是天禽道祖一脈的強者竟然是一個都沒有出現。

不少人心中都泛起疑惑來,畢竟就算是戰死也不可能所有的天禽道祖一脈的強者都戰死的一個不剩吧,甚至連圣人之下的人都沒有回來一個,這其中若是沒有什么貓膩的話說出去恐怕都沒有誰會相信。

先前開口的那名天禽族的族老飛身而起,出現在高空,一時之間無數道的目光便落在了這名族老的身上。

在天禽族當中,除了天禽道祖的威望最高之外,當屬這些天禽族的族老的威望了,但是這些族老威望高則高矣,就是沒有多少的實權,實權差不多都被天禽道祖一脈的強者掌握著,所以說平日里這些天禽族的族老沒少在暗中埋怨天禽道祖。

如今天禽道祖隕落,如果說真的有人暗暗的偷著樂的話,那么其中絕對會有這些族老,雖然這些族老不是第一個歸附趙碩的,但是絕對是最先歸附齊天府的一批,正是因為這些可以稱之為天禽族的中流砥柱的族老的歸附,這才會使得那么多的天禽族的精銳人馬最終大量的臣服于趙碩。

如今這名族老站了出來,只見其目光在下方的眾人的身上掃過,開口道:“不瞞諸位我,如今天禽道祖已經隕落,但是我天禽族卻要一切向前看,大家說我們接下來該何去何從的好呢?”

這話一出口,立刻就讓不少人臉上露出了迷茫的神色,平日里有天禽道祖等一眾強者在,他們都已經是習慣了服從命令,突然之間要他們考慮自己將來該如何的安排,也怪不得眾人會露出迷茫的神色。

看著下方眾人的反應,空中的那名族老心中對于完成趙碩的吩咐多了幾分信心來,過了一會兒,沒有人開口說話,這名族老于是長聲道:“我有一個提議,不知道大家認為如何?”

說著就聽著族老開口道:“此番我們天禽族同齊天府之間的大戰說來完全是因為一場誤會,后來更是因為幾位殿下太過跋扈的緣由所以才使得我們天禽族與齊天府鬧的不可開交,不過幸好如今天禽道祖還有幾位殿下都已經隕落了,可以說我們天禽族同齊天府之間的恩怨已經化解”

不少天禽族的族人聞言之后臉上都露出了怪異的神色,如果不是確信空中的那人正是他們的族老的話,這些天禽族的人都要懷疑對方是不是什么人變幻成族老的模樣了。

感受到不少異樣的目光注視在自己的身上,這名族老深吸一口氣,壓下了內心的緊張繼續道:“我們天禽族本來是一流的種族,有一名道祖強者坐鎮,可以說只要是不主動的去招惹其他人的話,一般不會有什么人會主動的冒犯我們的,但是如今卻是不同了,天禽道祖隕落,我們天禽族一下次從一流的種族成為二流的種族,運道若是不夠好的話,,說不定什么時候就成為其他的種族或者勢力的奴隸一樣的存在了?!?br>
不得不說這名族老一下子就說到了眾人的心坎之上,他們可是非常清楚若是淪為了其他勢力的奴隸種族的話,那么他們的下場將會多么的凄慘,只怕一輩子都沒有翻身的希望了。

想到這些,不少人都用一種灼熱的目光看向了這名族老,似乎是希望這名族老能夠拿出什么行之有效的辦法來解決天禽族如今所面臨的局面。

只聽得這族老突然之間話音一轉道:“經過我們諸位族老商量,最后決定率領大家一起歸附齊天府,蒙受葉不二子齊天府府主的庇佑,相信有道祖強者坐鎮的齊天府完全可以庇佑我們天禽族的安危?!?br>
“什么,竟然要歸附齊天府,這……這怎么可能?!?br>
一些天禽族的族人陡然之間聽了這名族老的話有些反應不過來,臉上露出愕然的神色向著空中的族老望了過去,似乎是想要確認一下自己是不是在做夢。

可以說在場眾人的反應差不多都在這些歸附了齊天府的天禽族的精銳的料想之中,好在沒有出現讓他們無法控制的局面,雖然有極少數的一些族人反應有些激烈,大罵空中的族老是天禽族的敗類、恥辱,但是這些人畢竟都是少數,剛剛冒出頭來就被當場震殺,手段之狠辣讓人悚然而驚。

許多聰明一些的天禽族的人這個時候也都反應了過來,本來還有不少人蠢蠢欲動,可是相當先前那些歸來的強者竟然沒有一個人站出來反對,就算是傻子也都知道這些族中的精銳十之**已經歸附了齊天府。

如果說諸多的天禽族的族人是構成一個人體的血肉的話,那么這些精銳便是整個人體的骨架,失去了這些精銳,天禽族也就算是崩潰了。

最終差不多有兩成左右的天禽族的族人似乎是接受不了這樣的結果選擇黯然離去,畢竟那名族老承諾不就算是有人要離開他也不會為難。

似乎是信任了這名族老的話,結果當那占了差不多兩成左右的天禽族從人群當中走了出來的時候,不少天禽族的強者的臉上都露出了痛惜的神色。

按照趙碩的吩咐,只要是不肯歸附齊天府的天禽族的族人,統統斬殺,他們給了這些族人一次選擇的機會,只可惜竟然還有這么多的族人選擇離開。

對視了一眼,諸位天禽族的強者忍著內心的當中的不忍,深吸一口氣朗聲道:“還有沒有誰要離開,若是選擇留下來的話,那么將來必須要對齊天府獻上百分之百的忠誠,若是做不到的話,齊天府根本就不會保證大家的安危?!?br>
很快又有一批人從人群當中走了出來,兩邊的人馬分成了兩個涇渭分明的兩部分,看上去并沒有什么大的區別,但是就在這個時候,諸位天禽族的強者紛紛飛起,頓時天空之上到處都是被降服的天禽族的強者。

“動手吧?!?br>
話音落下,頓時就見一道道的攻擊被打了出來,攻擊力極為強悍,可以說每一道攻擊下去都可以帶走成千上萬族人的性命。

前一刻大家還是族人,但是這一刻卻是成了生死對頭,許多被打殺的天禽族的族人在臨死的時候臉上都還帶著一絲不敢相信的神色,他們怎么都沒有想到這些族中的強者為什么要對他們下手,難道大家不是族人嗎。

不止是這些正在遭受屠殺的天禽族的人被震住了,就連那些選擇留下來歸附齊天府的天禽族的族人也都是一個個的張大了嘴巴,臉上滿是不敢相信的神色看著一個個矯健的身影在一片族人之間出沒,隨著這些身影閃過,大量的族人便倒在了地上。

“啊,誰能告訴我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為什么會生這樣的事情?”

一名天禽族的人似乎是受不了這種場面不禁抱頭大叫了起來,臉上滿是猙獰和痛苦的神色。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身影出現在他的面前,探手一下子就拍打在了他的頭顱之上,那一道身影只是在其頭顱之上拍了一下就閃身消失不見,不過在那一道身影消失不見之后的瞬間,那一顆大好的頭顱竟然像是一個完好的西瓜被人生生的轟爆了一般。

這種情形到處都可以看到,可以說是無比的血腥和恐怖。

許多反應過來的天禽族的人四處奔跑,可是那些天禽族的強者一起出手,這些實力一般的人根本就逃不出太遠就會被追上,結果可想而知,一個個的統統被震殺在當場。

一場殺戮持續了差不多有小半個時辰,畢竟選擇離開的天禽族的族人至少有十多億還要多,想要將這么多的人統統的斬殺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如果不是在諸位強者的命令之下那些旁觀的天禽族的人被迫出手,恐怕就是再有一段時間也休想將那些要離開的族人給屠殺一空。

當最后一名要離開的族人被打殺之后,就見大地之上到處都可以看到大戰之后的痕跡,尤其是倒在大地之上的一具具的軀體,這些軀體看上去非常的凄慘,完全就是被生生的轟殺,幾乎就沒有一個是完整的。

甚至有不少站在一旁的天禽族的人受不了這等恐怖還有血性的情景,不忍再去觀看而緩緩地額轉過頭去。

看著下方數十億之多的族人,幾位族老不由的嘆了口氣,飛鷹族老也就是先前的那名開口勸說大家歸附齊天府的族老開口道:“諸位,不是我們心狠手辣哦,實在是這些人太過不識抬舉,要知道齊天府主開恩肯收下我們,如果讓齊天府主知曉竟然有這么多的人不肯歸附的話,肯定不會葉不二子樂意,到那個時候,我們肯定不會受到重視?!?br>
飛鷹族老在那里舌綻蓮花的解釋,開解著眾人心中的恐怖和驚慌,花費了好大一番的力氣總算是讓眾人放心不少,但是仍然是有不少人心中擔心他們歸附了齊天府,會不會受到齊天府的打壓還有震殺。

終于算是擺平了這些族人,飛鷹長老暗暗的松了一口氣,并且給趙碩等人傳音。

趙碩等人沒有多大一會兒的功夫就出現在了空中,看著下方列隊整齊并且仰望著天空的一眾天禽族的人馬。

當見到趙碩等人到來的時候,飛鷹族老等一眾天禽族的前者連忙向著趙碩見禮。

見到飛鷹族老等人那般誠懇恭敬的向著趙碩見禮,那些族人先是愣了一下,很快就反應過來,趕忙有樣學樣的向趙碩見禮。

本來飛鷹族老等人心中還有些擔心呢,不過族人的反應總算不太慢,這讓飛鷹族老等人長出一口氣。

看到這種情形,趙碩就算是不用去問也能夠看得出天禽族如今已經被飛鷹族老等人給擺平了。

看了飛鷹族老一眼,趙碩淡淡的開口道:“飛鷹族老,你們做的非常的不錯以后這些人就交給你們來統領,你們一定要好好的督促大家修行.”

雖然說早就料到趙碩會安排他們來統領天禽族,畢竟也只有在他們的手中,天禽族才可能不會出現什么大亂子,若是趙碩安排其他人統領天禽族的話,恐怕要不了多久,天禽族都要崩潰了。

不過哪怕是心中早就有所預料,但是趙碩不確定下來的時候,他們的心中仍然是有些不放心,如今趙碩既然讓他們統領整個天禽族,飛鷹族老等人也就暗暗的松了一口氣。

不管怎么說,他們只要能夠控制好天禽族,那么他們在齊天府當中定然會受到趙碩的看重,再加上他們的一縷神魂在趙碩的掌控之中,如果趙碩愿意的話,他們的任何的心思都瞞不過趙碩,可以說趙碩對他們肯定會非常的信任。

一方面有著趙碩的信任,另外一方面手中有有可以依仗的勢力,那么他們將來在齊天府當中哪怕是地位不高也不會受到他人的欺負還有蔑視。

趙碩可不知道這些歸附與他的天禽族的強者這會兒心中都在想些什么,若是知道的話,相信趙碩的神情肯定是非常的精彩。

白起這個時候向著趙碩開口恭賀道:“恭喜趙碩府主收的如此一支強悍的屬下?!?br>
怪不得白起這么說,天禽族這支人馬哪怕是隕落了不少的強者,甚至還這順了天禽道祖這么一位道祖強者,更加隕落了兩三成之多的族人,哪怕是如此,如今看過去,數百名圣人級別的強者統領著數十億之多的人馬,還真的是一股無比的強勢的力量。

在白起的身后,黑甲衛士如今也不過是剩下百多萬左右而已,本來數百萬之多的黑甲衛士此番連番大戰,折損了大半可謂是已經傷了根本。

趙碩看著白起道:“武安君說笑了,同你麾下的人馬相比,這些鳥人簡直就沒有什么可比性,如果不是君侯相助的話,說不定這會兒我們都已經隕落了呢?!?br>
說笑了一番,趙碩面色一正向著白起道:“武安君,你如今要駐守邊界,不知道什么時候才會回歸,若是可以的話,還請君侯能夠派人給我們帶路,我想早些回隱龍島上看一看?!?br>
似乎是能夠體會到趙碩的那種焦急的心情,只見白起微微一笑,向著趙碩淡淡的道:“趙碩你最好是將這些人收入到至寶空間當中去,等下度過兩界河的時候,只怕不少人承受不住兩界河的引力?!?br>
趙碩的至寶本來都已經伴隨著他的自爆而毀滅掉,不過如今他已經是的了天禽族的寶庫,那一座小山至寶便是一件相當不錯的寶物,不管是用來鎮壓對手還是用之收納各種事物,至寶的威能一點都不差。

小山一般的至寶已經被趙碩給簡單的祭煉過,再加上有至寶主動的配合,所以趙碩面前倏然之間出現一座小山,那小山猛的一下變得巨大無比,一座碩大無比的山峰懸在了空中。

一股引力從小山之上傳來,在飛鷹族老等人的命令之下,天禽族的一眾人馬沒有反抗那引力,頓時就見漫天的身影投入到小山當中,這些族人落入到小山當中,看上去就好像是無數細小無比的螞蟻落入到巨大無比的大山當中一樣。

請關閉瀏覽器的閱讀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運行,避免出現內容無法顯示或者段落錯亂。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相煎何急【一更求花】》。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其他類型相關閱讀More+

人皮美容師

汲未央

太上九洲錄

艾華暉

天命啟示錄

樂正文

頂流他非要和我談戀愛

力奇略

異世醫仙

守靜曼

秦卒

梁多思
一拳超人漫画